首页 > 古代 > 今日是大魏摄政王腾子暨迎娶王妃的大喜之日 > 

阴婚

第2章 阴婚

腾子暨微微皱眉,她竟有如此荒谬的妄想!

“区区庶女,卑贱低下,半个奴才也妄想做我腾子暨的王妃?”他神色阴沉下来,

道:“本王想娶的从来只有霜儿!要不是你买通丫鬟偷龙转凤,迫她上了端王府的花轿,本王和霜儿怎么会分开三年....云絮,本王怎么折磨你都不解恨!

云絮慌乱摇头,嘶哑地喊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子暨,你误会了

她的心里燃起一丝希望,把误会解释清楚,就无事了罢?

倏地,行刑的嬷嬷两边同时往死里拉扯。

云絮终于忍不住惨呼出声,划破这夜凉如水的天幕。

云霜含泪倚在腾子暨怀里,叹道:“王爷,她不懂事,我这当姐姐的也不能真计较。够了,就让我们姐妹俩各归各位吧。

“各归各位?”腾子暨挑了挑眉,笑得残酷而凉薄,“爱妃说得对,错误不能只纠正一半。本王马上就替端王举行阴婚。”

阴!婚!

云絮痛得快要失去意识,没有血色的脸更显煞白。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端王府,灵堂。

今日是端王的头七,停在府里的最后一夜。

府里.上上下下大气不敢出,没想到摄政王不怕触了霉头,新婚夜驾临,说是不想端王地下寂寞,送个伺候的。

无人敢置噱他的命令,反正死了的人也不吃亏。

腾子暨坐在主位,漫着一丝懒散的笑,挥了挥手。

很快有,人捧着托盘走进来,其上赫然是凤冠霞帔!

云絮一路被押过来,不停挣扎,直到看到这身嫁衣,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走。

何其华丽,跟她原本那套相比,也不遑多

她的眼红得似乎要滴血,颤颤开口:“红衣进,白衣出,一生只爱一一个人,一生只进一家门.....腾子暨,你真要这么对我么?

这辈子第一一次穿上嫁衣,是三年前,以云霜的身份嫁给腾子暨。

第二次,是心爱的男人将她嫁给一个死人!

腾子暨唇角的弧度渐渐收起,脸色沉下来。

“你本就该是端王的遗孀。”

这话让云絮恍如游魂,傀儡般被摆弄穿上凤冠霞帔。

一个尖利诡异的声音响起:“吉时到!新郎入礼!

端王年近五旬,暴毙而亡,也换上了喜服,被人扶着“站”到云絮身边。

那青白的脸,让在场大部分人心惊胆战地低头闭眼。

云絮没去看他,眼眸紧紧盯住腾子暨,想要找到一丝一毫动摇。

没有,满是不屑和厌恶!

一拜天地

一只手狠狠按住云絮,迫使她朝灵堂门口跪下,叩了个头。

“二拜高堂

又被粗鲁拽回来,面对看好戏的腾子暨。

多年的爱慕,随着这一磕,终于开始出现裂缝、剥离...

“夫妻对拜一

云絮被迫转向低垂着头的端王,近在咫尺,死人腐臭的气息扑面而来,几欲呕吐。

额头“咚”一声触地,泪水流到地.上。

“礼成!

端王尸身被重新放回棺材里。

烛火噼啪作响,灵堂一阵莫名死寂。

活人阴婚一般是嫁娶牌位,摄政王太狠,让活人直接跟死人拜堂。

云絮伏在地上,笑了,笑声越来越大,听起来却像是哀泣。

她错了,她不该自不量力跟云霜争,妄想走进腾子暨心里。

区区庶女,卑贱低下,萤火之光焉能与日月争辉?

腾子暨的心像是被什么拧了一下,剑眉微微皱起。

压下心底莫名的烦躁,漫不经心下令:“送入洞房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