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天生媚骨 > 

欺负

第3章 欺负

昨天店里送来的时候,是江润帮忙开的门,不过阮绵绵没回来,她没机会弄清楚原因。

“哥哥送我的。”

“哥哥?”江润诧异,正想问她哪里来的哥哥,阮绵绵就解释是妈咪男朋友的儿子。略去两人睡了的事,她把其他过程都告诉了她。

江润抬手就是一个爆栗:“阮绵绵,你胆子真肥啊,我看你别叫阮绵绵了,就叫贼大胆吧。他就随口一句,你还真敢要啊?”

就算是亲哥都不太合适,何况还是八字没一撇的哥哥。

阮绵绵大方道:“润儿,你喜欢的都拿去。剩下的,我挂出去卖掉。”

“你还想卖?绵绵儿,你是掉钱眼里了吗?”

“我又穿不了,不卖留着干什么哦?”

阮绵绵一脸认真,江润还真不好反驳。

拿去退,似乎也不合适。

江润向来路子野,阮绵绵不会卖衣服,委托她帮忙,她七江润三。

江润觉得不踏实,想让她还回去,阮绵绵有些不高兴了,板着小脸道:“你不帮我卖,那我找灵兮帮我了哦。”

提到陆灵兮那小贱人,江润脸色就变了,一口答应帮她。

阮绵绵这才高兴,让江润挑,看中的,一律送给她。

小姐妹都穷惯了,没穿过什么好衣服。

但十八九岁的女孩儿哪里能没有点小小的虚荣心?

皆是给自己留了几件,将剩余的都拿去卖掉。

阮绵绵不想让妈咪知道封瑾御给她送那么多衣服,不然妈咪要生气的。

便把衣服都搬到了江润的家里。

阮绵绵顺从惯了,第一次背着妈咪有了小秘密,迟来的叛逆,她觉得很刺激,也叮嘱了江润不说给妈咪知道。

封瑾御是VVVIP,超级尊贵的客户,优先看买的新款,很多都是别人抢不到的新款和限量款。

九折出售正品,三天就卖了出了三分之二。

一笔笔进账,一周前还是五位数的存款,成了七位数,阮绵绵都惊呆了。

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畅意。

拿了这么一大笔钱,阮绵绵给封瑾御发消息,问他有没有空。

想请他吃顿饭,她才好安心。

许是太忙,阮绵绵等了半个小时没等到回复,心里失落着,同学就问她:“绵绵,我们今晚要去唱歌,你要不要一起?”

阮绵绵摇头不想去。

大学开学一个多月了,班上的同学已经熟悉了许多,出去聚餐唱歌是常有的。

唯独阮绵绵,次次都拒绝。

今天哲学系的袁野请客去雾都,条件就是要阮绵绵一起。

雾都消费一晚上少说五位数起步,几个年轻人都想长见识,哪能放过她。

黄发的年轻男人抢了阮绵绵的书包,两女生强行拉她离开教室。

被塞上了跑车的副驾驶,气急的阮绵绵眼睛都红了,抱着抢回来的书包,哽咽着小嗓音控诉:“我不去的,你们让我下车,不然我要告诉老师你们欺负我。”

开车的袁野听着烦:“这就叫欺负你啊?阮绵绵,你再废话一句,我等会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欺负你。”

她是听说过袁野的。

以前经常打架斗殴,还把女同学搞大肚子去流产,还有个校董哥哥,听说很有钱不好惹。

阮绵绵一下子就怂了,煞白着小脸,抱着书包蜷缩在角落里,跟个鹌鹑似的红着眼睛敢怒不敢言。

一起过来的加上阮绵绵有七个人,三女四男,要了个大包间。

许是怕阮绵绵跑,她被围在中间,都在灌她喝酒。阮绵绵不会喝,哄着唬着都不肯喝,只说要回去,十分扫兴。

袁野半瓶红酒放到她跟前:“全喝了就让你走,否则,今晚除了我的房,你哪里都去不了。”

阮绵绵煞白的小脸,眼眶红红的,怂的跟只小兔子似的:“我、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酒,就老实坐着,再哭再叫着要走,我在这就把你给办了,你信不信?”袁野威胁吓唬她。

阮绵绵抱着书包,咬着下嘴唇犹豫了好一会:“我喝了,你就让我走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