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囚妻入怀,总裁很凶猛 > 

艳照门

第2章 艳照门

一个月后某个风和日丽的中午,S城的五星大酒店顶楼,贵客云集,衣香鬓影。

这是本市地产商林栋生大女儿夕小浅和DB集团太子爷乔韩生的订婚典礼现场。

这两家都是在本市数得上号的人物,宾客们早早到齐,等着吉时两位主角的到来。

客人多女人就多,女人多八卦就多。

“林总姓林,怎么她女儿姓夕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林总这个女儿是跟前妻生的,离婚了后就跟着前妻姓。”

“哎哟,还有这回事啊。林总成功也十好几年了,他要离婚那动静肯定老大的,我们怎么都没有听说过?”

“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说话人因为知道了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而得意洋洋,却还是有所顾忌地压低了声音道,“听说这个林总的前妻都怀着孕了,还背着林总偷人,才被林总赶出家门的。”

“啊?那,这个大女儿可能还不是林总的孩子啊?啧啧!”

“那可不,要我说林总可真善良,还能帮她办这么盛大的订婚典礼。”

“就是说啊。”

台上音乐响起,台下众人都渐渐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翘首看向前方的同时,没有人发现刚刚在“泄秘”的贵妇已经悄然退场。

休息室里,夕小浅一身洁白的婚纱礼服,上面点缀着一朵朵刺绣蝴蝶,是母亲夕若依亲自绣上去的,光影下仿佛有生命般翩然起舞,令她原来秀丽的气质更显灵气。

夕若依看着自己的女儿,叹了口气,有些过意不去,“今天是你的大好日子,但是你爸爸不同意邀请你的朋友。如果不是我……”

刚刚从正厅过来,贵妇们议论的话她都听到了。

夕小浅并没有理解到这层意思。只道是父亲不想让自己的穷朋友给他丢脸。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当初乔韩生莫名其妙的看上了自己,这个父亲恐怕也不会允许自己进入到这样高级的场所。

不想母亲伤心,夕小浅轻笑,“我本来就没有几个朋友,蓉蓉已经出国留学了,杜秋要忙自己的生意呢,走不开,让她来她也不会来的。”

夕若依拍了拍她的手,没有说话。眼里思绪纷杂,几次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对于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她真的满意的没话说,可是,偏偏因为自己当年的事没有办法让她过上大小姐的生活。

“浅浅,准备好了么?该我们出场了。”乔韩生一身白色西装礼服站在休息室门口,看着一身白衣仙气袭人的夕小浅有些发怔。

“姐,韩生哥,到你们入场喽。”一个娇俏的身影撞门而入,俏皮地冲乔韩生挤了挤眼睛。

乔韩生神色一闪很快镇定下来,轻咳一声,“浅浅,走吧。”

典礼开始,夕小浅挽着乔韩生的手,缓缓走进大厅。在主持人的指导下,一步步完成所有步骤。

乔韩生握着她的双手,往叠了九十九层的香槟杯里倒酒,两人的身后是策划团队精心为他们准备的VCR,播放着两人如何相识,相知,走到现在。

音乐美好而浪漫,夕小浅平静地像在执行任务。任由乔韩生的双手引导着自己,完成所有动作。

“好了,现在,请我们的王子和公主亲吻,留下此刻最美好的瞬间。”主持人打鸡血般高亢的声音引来一阵起哄。

看着乔韩生缓缓靠近的面容,夕小浅脑海中飞闪过一双银灰无邪的眼眸。她心里没由来一阵紧张,身体僵硬成一条直线,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

跟乔韩生交往四年,除刚开始他还会在约会时情动要索吻,但是拒绝了几次后,乔韩生就再也没有对她有过任何过分的要求。

上了大学后甚至连约会都很少了,像今天这样的牵手,对夕小浅来说都有些陌生了,别说要当众亲吻。

“亲吻,亲吻。”台下的看客起哄身越来越大。就连乔韩生都笑了,“再不亲我就要强吻喽?”

夕小浅索性闭上眼,嘟起唇不管不顾地向乔韩生凑过去。

突然,人群发出一阵唏嘘声,夕小浅咻地睁开眼,看到乔韩生的头已经转向了身后屏幕的方向。她缓缓回过头去,只见原本该播放着两人相亲相爱的视频画面已经变成男女艳照的合集VCR。

屏幕有整整一面墙壁的大小,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每个人的神情相貌。照片上男男女女果逞相拥,姿势极度不堪。艳照中的男人们高矮胖瘦不同,而女人,都是同一个,竟然是她,夕小浅。

不……不可能,这根本不是她!

这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她污蔑她。她根本没有过这种生活经历,更不认识照片里的男人。

夕小浅怔怔地看着那不断转换的艳照锦集,小脸因羞辱而涨得通红,胸口也气愤而剧烈的起伏着。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样恨透了自己要这样毁了自己。

“哎哟,这个真是,不堪入目。没想到林家大小姐的私生活这么混乱。”

“你刚刚没听说啊。她妈妈怀孕还出去偷男人呢。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哎哟,真是可惜了林总这么个大善人,到最后还被前妻利用。”

“呵呵,这种破鞋还想嫁入豪门。以为自己做得隐秘就没有人会知道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呀。”

耳畔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辱骂声,夕小浅仿佛什么都听不到,她只是木然地站着,怔怔地看着乔韩生,一字一句地问,“韩生哥哥,你相信那是我吗?”

韩生哥哥?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了。

乔韩生心中一颤,眼神有些悲悯地看着她,仿佛看着脚底下马上就要饿死的乞丐。

眼前的夕小浅纤瘦而单薄,仿佛来自森林的精灵,只要风轻轻一吹就散了。这一刻,乔韩生突然有些后悔了。

“姐姐,事到如今,你还要让韩生哥哥怎么相信你。”林珊珊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也是一袭白色长裙礼服,站在乔韩生身边,仿佛他们才是一对。

夕小浅抿着唇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最后怔怔地看向乔韩生,身体冰凉,声音带着一丝震颤,“相信我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