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废材公主美又飒 > 

什么妖术

第4章  什么妖术

“这是什么妖术?”钱其多的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明明是武者二阶,怎么可能挡得下他武者六阶的八成力量攻击!

还有,他的身体已经强化,普通的刀剑都无法伤他分毫,为什么一花一叶就能刺伤他?

意料之中的重伤没有出现,谢嬷嬷睁开眼睛,看到那无数的飞花落叶,心中略松一口气,看来有人暗中照应着洛清吟。

她并不知道,照应她的是坐在树上的洛清吟。

前世,洛清吟修炼的是软玉功,内力达到了最高境界的第九重。

穿越之后,她虽然只恢复了五重,但她这一招足以将对面的力量转换为飞花落叶的力量。

可以说他的出掌有多猛,绞伤他的力量就有多狠。

旁边的钱其广一看自家大哥被伤,立刻双拳击出,那飞花和落叶像长了眼睛,立刻飞到钱其广的面前,挡住他的双拳。

拳头击在飞花落叶当中,激起花叶四射。

而钱其广,硬生生地退开了几步,虎口被刮出了几道伤痕。

两兄弟四拳蓄力,用力推出。

“崩山拳!”

武者六阶与武者五阶同时出手,并且使出了成名绝技崩山拳,谢嬷嬷若是被击中,恐怕当场就会粉身碎骨。

洛清吟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拼着受伤也要拦下他们——

紫云宸低沉如同古琴弹奏般的声线在她耳旁响起,“你拼不过他们。欠本王一个人情,本王助你,如何?”

洛清吟猛地一怔。

刚才她只顾着保护谢嬷嬷,竟是忘记了树上还有紫云宸那个妖孽在。

她抬头望向紫云宸,咬牙点了点头。

下一秒,风起云涌。

光天化日之下,一道霹雳从空而降,恰到好处地落在三人之间,挡在谢嬷嬷的面前。

钱其多和钱其广的拳头来不及收回,竟打进了霹雳当中,只听到轰的一声,手像要废掉一样。

两人发出一声惨叫。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们两人都甩了出去,一人砸进荷塘里,一人砸在菜地上。

手臂,已然血肉模糊。

洛清吟看得分明,紫云宸只是弹了弹手指而已。

他的实力,真的深不可测。

“住手——!”

无名庄外,一人如流光般飞至,稳稳地站在了谢嬷嬷的面前。

男子大约三十来岁,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一脸正气,身上穿着武者白袍,胸口微敞,露出里面结实却不过度发达的肌肉,肩膀宽厚,肌肤紧绷,站在自有一股气势。

众人不知,都以为那道雷是他所释放。

洛清吟诧异地望向紫云宸,用口型问道:“他是你的人?”

紫云宸微微眯起眼,摇了摇头。

这个半路闯出来的男人……不过,也好,省得暴露他的身份。

洛清吟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身形如花瓣般从树上飘落,轻轻落在谢嬷嬷的身后。

“馆……馆主!”

吓得躲到花园里的少年纷纷认出来人是古玄武馆的馆主雷朋,也正是他们修炼的地方。

雷朋,武师二阶,既是古玄武馆的馆主,又是附近唯一一个有武师修为的强者,在民众中颇有威信。

方虎和武馆的其他学生这时候才匆匆赶到。

方虎擦了擦额头上的瀑布汗,欣慰道:“幸好,赶上了。”

雷朋干咳一声,道:“钱其多,钱其广,你们堂堂武者五六阶,欺负一个带着傻女的妇道人家,也不怕被人笑话。”

钱其多疼得直抽气,他怀疑双手都废了,闻言眼中闪过一道阴鹜:“妇道人家?雷馆长现在是钱某受伤,不是那娘们受伤!”

钱其多占着三兄弟修为不错,蛮横惯了。

雷朋也不希望与他们正面冲突,有心和他讲道理,“你若不进别人家里闹事,人家又怎么会伤你?”

钱家三兄弟恶狠狠地盯着谢嬷嬷,钱其多怒道:“若不是她打伤我儿子,我会到她家里闹事吗?你看我儿子伤得多重!”

雷朋在来的路上听方虎说了个大概,根本不相信钱家三兄弟的说辞,他们家在方圆百里之内可谓是臭名远扬。

洛清吟见钱家三兄弟还想狡辩,不动声色地给谢嬷嬷打了个手势。

谢嬷嬷意会,她脸上的怒气登时化作悲伤,当场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他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没有能力,天天跑进来又打又骂,我家小小姐还被他打成了重伤。”

钱家三兄弟有点傻眼。

他们都还没哭呢,她竟然就敢哭诉上了?

谢嬷嬷心里积了无数悲伤,一哭就无法停止了,她掀起了洛清吟的衣袖,“你们看!”

顿时,抽气声四起。

她的手臂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痕,有拳脚伤,有棍伤,甚至还有被利器割伤的伤疤,有些还很新,有些已经是成年老伤了。

其它地方不用说,只会多不会少。

这些年,傻女过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日子?

世人欺她痴傻,不会说话只会哭,就费尽心思欺辱。

洛清吟的目光掠过众人,那些加诸于她身上的伤,她会一个一个十倍讨回来!

雷朋也没想到事情惨烈到这程度,沉声问道:“伤了她的,都有谁?”

少年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敢吭声。欺负洛清吟的事情,他们都有份。

现场一片死寂,只有谢嬷嬷的哭声没有歇止。

“混账!”

雷朋眼神如鹰,满脸的震怒,堂堂古玄武馆的学生,竟是以欺负傻女为乐,若是传到皇室的耳中,古玄武馆迟早得被害死!

他冷声道:“钱小胖,向这位……这位姑娘道歉,并且赔偿医药费。并罚你清扫一个月武馆,若是再犯,以退学处理。你可服?”

钱小胖叫屈道:“我怎么能——”

话音未落,就被钱其易捂住了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