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母女

第6章 母女

“红缨,母亲可在里面?”身穿淡紫色衣衫,相貌秀丽肤色白腻,梳着十字髻的头发上插着一支玉簪花,简单却更加衬托出女子恬静高雅的气质。

“在,夫人今日看了各房管事递来的账本,现下正安排下一轮的采买事宜”

宁心雅淡淡“嗯”了一声,径直推门往里走去,身后跟着的小丫鬟则留在门外,站在红缨的右侧。

素雅的房间里,妇人坐在书桌前,正在低头认真的书写,宣纸上的小楷隽秀雅致,未干的墨迹晕染出自成一派的温婉,只见妇人眉头紧锁,似乎是遇到了难以抉择的事情。

“母亲,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妇人听到声音,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笑道“心雅来了,无非是如今府内账面资金紧张,需采办的还不能轻易删减,无需担心,母亲自有办法。”五官虽精致貌美,只是从眼角的细纹却能看出已四十有余,与来人有七八分相像。

“听银杏说墨染阁又请了回春堂的赵大夫过来府里看诊,说是宁墨已经醒了?”

“是醒了,烧已经退了,白日里一整天都在处理账务上的事情,是该好好的去看看咱们这位宁大小姐,有些难题还需劳烦她来解开”手指敲打着刚刚写好的纸张,语气讽刺凉薄。

“我与母亲一同前去”

宁墨这一睡就从申时到酉时,顿时感觉身子骨轻盈了许多,由着夏霜简单地给她梳洗下,就去了书房。

“小姐,该不会打算再彻夜看书习字吧,这才刚好些,要是病情因此加重,那可如何是好”

“停,嘘!”

宁墨转身盯着跟在她后头走进书房的夏霜道“这张脸没变啊,你个小丫头,如今怎变成了夏嬷嬷?”

“小姐,你竟取笑我,我这还不是担心你的身体嘛,真想不明白这书有何好看的,难不成小姐是打算考文状元不成,平日里这么用功也就算了,总而言之,在小姐的身体彻底恢复前,是决计不能让小姐如此做”

说着还张开手臂做阻挡状。

宁墨瞧着她如此小孩气的动作,笑道“你放心,我不是来看书的,只是来拿点东西,等下就回去了”

“小姐说话算数,如若不然我就把顾嬷嬷找来,不行,我再去房间里再小姐找件披风来,免得沾染凉气”

“嗯,好”

宁墨走向书房的西北角,缓缓蹲下从五尺高的立体黑色暗纹柜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抬起纤细白暂地手轻轻地抚摸着上边雕刻的白玉兰,这是祖母留给自己的。

收纳至此处,里面无非是银票地契,并未有什么不同之出,除此之外也并无其他,肯定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想着今后的局势,这些东西,看来得好好安排下。

正想着,门外响起三等丫鬟香冬的声音“小姐,您在书房吗?婉夫人和四姑娘来看您来了”

“知道了,让他们在客厅稍等片刻!我这就过去”终于要来了吗?真是好久不见,这一世且看看你们如何能只手遮天,。眼睛看向门外,是一闪而逝的滔天恨意。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