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试探

第5章 试探

“我祖母真的因病而逝吗”

宁墨语气平淡却特意咬在“病”字上,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无辜且懵懂的看着赵大夫,好似真的是随意一问,只是对面的人明显感到一股压迫感,眼神有一瞬间的慌乱,暗道自己沉不住气,被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扰乱了心神,那件事墨小姐不可能知道,就连自己不也……估摸着是她这一病,开始胡思乱想些。

虽心思百转千回,面上却不显道“姑娘无故怎问起这个来,我虽并未亲自为老夫人医治,却知去年冬日里较百年来是最寒冷的一年,老夫人常待佛堂,虽自己并未觉得不适,但寒邪内侵,痰温淤阻,引发娘胎里带出来的厥脱症,短期喘息,心痛咳血。”

“父亲呕心沥血,拼尽一身医术,最终仍无力回天,自此后郁结于心,再不问诊!留书一封,外出游历,但并未告知赵某他的踪迹。斯人已逝,还望小姐珍重!”

此时顾嬷嬷手里拿着刻有条纹的黑色长方形盒子进来道“小姐,东西已备好!”赵大夫对着宁墨的方向微微拱手作揖道“多谢小姐赠予,虽如今是五月初,天气稍暖,但且不可大意,药需坚持喝完,莫要半途而废。我这就去外间开方子,让丫鬟按着煎熬即可!”

宁墨轻轻点了点头道“嬷嬷,您带着赵大夫过去吧,顺便一会帮我送送他。”

“放心吧,赵大夫这边请”

“嬷嬷无需客气”说着两人往外间方向,只是刚走出两步,便听身后的宁墨道“赵叔,如若您有赵老的行踪,请劳烦一定要派人告知墨儿!”

赵大夫肩膀不自觉紧绷了下,缓缓道了声“好”就随顾嬷嬷出去,虽常人看着无异,但宁墨还是能感觉到不同,心下更加确定,赵老肯定是此事知情者,就连赵叔都不会对此事一无所知,只是瞧着他的态度,怕是不好问出来!

可无论怎样,这一世既重活,便不能白白活着,倾尽所有,定要护佑家人,让那些狼子野心的人也尝尝撕心裂肺,遭人背叛的痛!这一条条人命,就拿他们的十条命来还吧,双手握拳,眼睛里闪过不屈不饶的坚定。

“小姐,方子已经交给洪乐让他去府里的小药房抓药去了,这是先前驱风寒的药,快快喝了吧,”

暗红色的拖盘上是一碗漆黑的药汁和一小碟蜜饯。夏霜递给宁墨,看着她眉头都不皱的喝下,道“小姐,今日喝药怎如此爽快,以往可都是推三阻四,好几次我都知道小姐故意支开我们,偷偷把药都掉倒。这要是让顾嬷嬷知道,小姐可就惨喽,小姐快吃点蜜饯去去苦。”

说着就要拿给她,宁墨把喝干净的药碗放在托盘上,摆摆手嗔怪道“就你鬼精灵,以后都不会了,蜜饯你吃了吧,去给我倒杯热水就行。”

夏霜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转身去倒了杯不含茶的热水,心里想着她家小姐虽比她小一岁,可在外人面前行为举止永远规规矩矩,一番大家闺秀的派头,私下偶尔虽会流露出小女儿的心性,只是伪装的比较好,其他人都看不出来,尤其喜甜厌苦,每次喝药就跟天大的事似得。

“小姐,你要不要下来在屋里走走?”

宁墨拿着帕子擦了擦嘴角,道“不了,有些乏等下再睡儿会。咦,你的鞋子怎沾这么些水渍?”“啊?可能是刚刚出去跑着没看到水洼,被溅着了”

“你快去换一双干净的,顺便泡个热水澡,女孩子的脚可不能受凉,不然可不好调理,我可不要一个病怏怏的夏霜。”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升起一股暖意。夏霜笑嘻嘻的道“是,奴婢这就去,我可是要陪小姐一辈子的!”

看着她欢快的模样,宁墨心里也稍稍轻松些,夏霜从四岁就跟了自己,是那年同祖母去庸州祭祀回来的路上救回来的,本想把她送回家,可却得知她父母双亲因饥荒早早就过世了,只剩她一人被人贩子拐卖,这么些年,虽是主仆却是姐妹。

前世受自己所累让她和顾嬷嬷死于非命,今生再不会重蹈覆辙。

自小本就不喜太多人伺候,故此只留了两个丫头近身,顾嬷嬷还是祖母去世后才到墨染阁。

前世也是要去万安寺前,春桃哭着跑来说自己的父亲上山砍柴时,不慎摔断了一条腿,求着自己想请假几日,回去看看,想都没想立即答应,还不忘嘱咐她不用着急回来,临走时,特意让顾嬷嬷给她又多拿了些银两。

现在看来,此事是真是假,有待推敲,自己可没有忘记她在前世扮演的角色。

只是现在还有好多事要做,手里能用的人委实少些,想着过两日去外祖家找二舅舅要点人手,父亲他们因安城姨母家的表弟和别人打架重伤,已经去了六七天了,不知情况如何,他们还不知婉夫人被册封一事,想着眼皮竟有些沉,到底是大病初愈,也罢,先把身子骨养好。这次一切还来得及!

不一会,一阵极浅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