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爷的倾世娇妃 > 

背叛

第1章 背叛

有些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就像毕然一样,她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将彻底改变她的一生...

“为什么?”

面前的这个男人,曾承载着这个世界全部的美好,可如今这一切都不在了,所有的一切都被撕裂,梦醒了,碎了。

“为什么要离开我?我辛辛苦苦赚钱为了我们的将来,为什么要离开我!”

“她爸爸把车子和房子都买好了...然然,对不起。”男人声音低沉,大概是也心怀愧疚吧。

“好,好,好。”毕然连说三个好,脸上的凄婉渐渐收敛,当第三个好说完,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坚定的表情。

论学历,论身材,论心地。自己唯一比不上那个女人的便是没有一个有钱的好爹。当今社会,可真是由不得人有半点弱点。

毕然踉跄的从冷藏里面拿出来七八罐啤酒,上了楼顶天台吹风解闷,畅快的流着刚才忍了半天的眼泪,一边使劲的往肚子里面灌着啤酒。

“男人都特么是畜生。”

八月的天气十分炎热,即便是傍晚,走在大街上就像走在锅上一样,感觉自己没多会就会熟了。

毕然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拿着手机,她要把照片、短信、留言、好友等等等等统统删掉,人渣,那个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人渣,她不想再留下他的任何东西。

她朝马路那头走去当她正打算过去时,一辆出租车飞快地朝她驶来,出租车司机被吓呆了,早知道就不闯红灯了,当他想很快刹车时,已经来不及了,毕然听见车的声音,她惊呆了,她没有想到对面的车子回来,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车撞去一两米远。有好心的人对出租车司机说道:“你赶紧送她去医院吧,谁叫你闯红灯呢?”

司机在撞到了人的时候,他想过要潜逃,可是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让他无处可逃,他慌忙下车,走向毕然,把毕然抱到车上,然后去了医院。

毕然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身体浮浮沉沉起伏不断,不断有人在自己身边低声轻语。

有熟悉的朋友,有陌生的医生,有哭得凄厉的父母,有平淡的带些欣喜的那个臭男人。毕然心有戚戚,她多想这是一个梦,她和他还是那么恩爱,她努力赚钱,他努力读书,他们俩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和理想,那就是,在一起,结婚。

可...

狗日的老天。

再然后的许多毕然已经听不到了,身边的声音渐渐离她远去,她撑不住了。

......

有些时候,人会经常做同一个梦,好像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夜幕降临,整个医院的气氛显得更加凝重,床上的毕然脸色如此的苍白,她从出车祸到现在还没有醒来过,星坐在毕然的病床前,神情看上去有些暗淡,黑暗中好像有人在对她说:“毕然,毕然....毕然,你该离开了....”

这声音由远而近,像是一个妇人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毕然仔细地凝听,她费力地动动唇:“是谁在呼唤我,这声音好像经常出现在梦中的那个声音,是...是那个神秘婆婆的声音。”

毕然心里想着,没错,那神秘婆婆的伴随着自己十几年了,记事以来,毕然总是做些奇怪的梦,梦中总是有一个白发的紫衣老婆婆在自己的梦中,说是自己的师傅,奉命守护自己!毕然在心里想着,黑暗中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毕然,要离开了...”

神秘的婆婆飘然而至,她微笑着来到毕然的面前,毕然看清了,她简直不敢相信,竟然真是梦中的婆婆吗?她揉着美眸说道:“婆婆,怎么是您?”

毕然对紫衣婆婆笑了笑,她没有那么害怕紫衣婆婆,梦中的婆婆总是对自己很好,就如同母亲生前,所以毕然没有防备着她!

“然然,你一定会好奇我为什么会经常出现在你的梦中吧!今天婆婆我会一一跟你解释的!”紫衣婆婆看了眼毕然,知道她要说什么,她想“今天是自己在人间的最后日子,这二十年来的守候,也算对得起先人的恩德了!”

毕然感觉眼前一片恍惚,她只见紫衣婆婆衣袖一挥,眼前的世界完全变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美丽的百花齐放的画卷,自己正处在一片花海之中,四处传来鸟儿愉悦的歌声,微风轻轻拂过,沁人心脾的兰花香味便扑面而来。

毕然像鸟儿一样张开双臂,大声地呼唤:“好美!实在太美了,要是能够这这儿生活一辈子,那该多好啊!”

紫衣婆婆看着快乐的毕然,她的神情有些暗淡,她知道毕然的命运才刚开始,前面等待她的是挑战与劫难...

毕然没有想到中出现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原来十几年来,自己会做同一个梦,是因为冥冥之中早有安排,她曾以为什么神话啊,穿越啊,那些都是离自己很遥远的事,都是梦罢了,她觉得有些可笑...

优美的山谷之中,到处鸟语花香,毕然玩累了,就索性躺在花海之中,张开双臂,仰望天空,看云卷云舒,这是毕然梦想的事情,最好是和自己心爱的人...

想到自己心爱的人,毕然的神情有些暗淡,一直以来,毕然觉得自己是很幸福的女人,有和睦的家庭,亲情、友情、爱情。这些都足以让毕然温馨一世,可她爱的那个男人已经离她而去...

婆婆从自己的衣袖里拿出一串紫色水晶链子:“孩子,给你,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链子。”毕然看着婆婆手里的水晶链子,这不是自己曾在珠宝店看见的水晶链子吗?由于有点贵,自己一直没舍得买,婆婆看了一眼毕然,继续说道“它可不是一般的链子,它是有灵性的,会在你危险的时候保护你!”

毕然笑道“没有那么神奇吧,又不是拍神话剧。”

婆婆微微一笑道:“孩子,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一切随缘吧...”

毕然还在迷惑,却发现婆婆的身影渐渐模糊起来,好似一缕轻烟,消失不见。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