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家宴

第5章 家宴

陆翔之去找陆翎之的时候,陆老夫人已经让叶蓁去见过其他兄长了。

陆家的几个姐妹都还没过来,如今大厅里站着的都是陆家的公子,不知道是为什么,这几位明明到了婚配年纪的公子哥儿们都还没成亲。

陆家已经是京都的新贵,想要讨好他们家的大有人在,这四位公子,只怕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夫婿人选了,如今只是兵部侍郎的陆翎之,再两年后就会成为兵部尚书,他是墨容湛的左膀右臂。

“这是你二哥,三哥。”陆世鸣给她介绍了大厅上两个年轻的男子,二哥陆庭之,三哥陆瓒之,都是长得很清俊明朗的公子哥。

叶蓁乖巧地叫人,将他们的样子记在心里。

正说着,外面传来莺莺燕燕的笑声,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姑娘走了进来,立刻为大厅注入一道靓丽的风景。

两人长得都是娇俏可爱,让人眼前一亮。

这应该就是陆家的姑娘们了。

陆二姑娘是大房庶出,陆四姑娘是二房庶出,只有陆双儿和小五那个才五岁的女娃是嫡出的姑娘。

叶蓁在陆家人看来,也是嫡出的。

“夭夭,还记得我吗?前些天我去看过你的。”陆二姑娘年纪比叶蓁要大些,比不上陆双儿的艳美,却也有小家碧玉的娇俏。

叶蓁已经不记得她了,那些天她困在前世的记忆和妹妹的记忆中,整个人浑浑噩噩,谁去看她都不知道,哪里还记得她的脸孔,“二姐姐,便是不记得了,如今也要记得呀。”

陆四姑娘的年纪与叶蓁差不多大,不过比叶蓁要小两个月,所以排在她后面,她站在陆老夫人身旁,只是淡淡地看着叶蓁,并没有打算上前和她交谈。

叶蓁一眼已经将两陆家姑娘记在心里了,陆二姑娘看起来和气柔婉,对谁都是笑眯眯的样子,陆四姑娘看起来有点不食人间烟火,而且似乎挺看不起她的,连正眼都不看她。

还有一位五妹妹没有来,听说跟着陆三叔去了江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去找陆翎之的陆翔之也回来了,“……宫里忽然来人,把大哥叫去了,大哥正要让人过来说一声,他今晚只怕是不回来了。”

不同陆老夫人她们的失望,叶蓁是真的松了一口气,很好,不用这么快见到陆翎之。

她并不是害怕他,只是……她还需要时间想一想,该怎么面对成为她堂兄的陆翎之。

接下来就是家宴了,陆老夫人把叶蓁叫了在身边坐着,她旁边是陆翎之。

陆家的家教并不严厉,没有食不语的规矩,叶蓁有些不习惯,她所受的教育都是以世家女的规范要求的,从来不会在饭桌上叽叽喳喳地说话。

可陆老夫人不是地问她边城生活如何,便是她不愿意开口,都不得不解释一番,最后干脆把以前所学的规矩都暂时忘记,和陆老夫人高兴地说了起来,把老夫人哄得越发喜欢她。

“边城可好玩了,大哥……四哥会以前带我去打麻雀,我们就在山里烤麻雀吃,我一次能吃好几次呢,四哥还把爹的酒偷了出来,不过他只让我喝一小杯,还有夏天我们去河里抓鱼,四哥好坏的,躲在水里面不出来,我又不会游水,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哭着要去找人救他,他从水里跳了出来,吓得我掉进河里……”

陆老夫人听了叶蓁的话,笑着捶着坐在她另一边的陆翔之,“坏小子,真是坏死了坏死了!”

“祖母,这都是以前的事了,您不知道,这丫头才一肚子坏水。”陆翔之急忙求饶,一时之间,饭桌上一片欢声笑语。

叶蓁见陆老夫人将注意力转移到陆翔之身上,她淡淡微笑,低头喝着躺。

家宴结束后,叶蓁已经有些疲累,她本来就刚刚才养好身子,这大半天都将精力花在讨好陆老夫人上,如今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裴氏心疼女儿,拉着她到身边坐下,看她脸色还不算太差,才小声说道,“一会儿就能回去了。”

叶蓁看着裴氏慈爱的眼神,心中一阵别扭,她对陆家所有人都没有感情,可妹妹是陆家人养大的,她该恨的人不是陆家,只有陆翎之和陆双儿。

陆老夫人发现了叶蓁脸上的倦意,便开口让她先回去休息了,“到底才刚病好,这几日再好好养养。”

叶蓁实在撑不下去,便告退先回了自己的小院。

几个公子哥儿们也退出了大厅,在在东边的暖阁喝起小酒。

陆庭之拿着酒杯跟陆翔之碰了一下,“小四,这些年你们在边城都还好吗?”

“好啊,刚开始确实有些不习惯边城的生活,不过渐渐也喜欢上了。”陆翔之笑着说道,“二哥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边城,我带你到处玩去。”

“就是你这样的性子,才把三妹妹带坏了。”陆庭之笑道。

“哈哈,大哥,这你就错了,夭夭从小就是个闲不住的丫头,用不着我教坏她,她已经蔫坏蔫坏的,上女学的第一天,就把人家姑娘给揍了。”陆翔之大笑说道。

陆庭之闻言笑了起来,“三妹妹出生的时候,你们还没去边城吧?”

三叔一家子是在十四年前去的边城,他记得那时候不曾听说三婶有身孕的,怎么一到边城没多久,就有了个女儿呢?

陆翔之是在三岁的时候跟父母去边城的,陆世鸣做的是药材生意,裴氏则是大夫,他其实已经忘记家里怎么会多了一个妹妹,从开始的不喜欢,到后来的喜欢,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

“那么久远的事情我哪里记得住,不过,妹妹出生的时候,身子不太好,娘亲自照顾了许久,父亲说是当时路上颠簸,不小心在娘胎留下了病根……好在后来都养好了。”陆翔之笑着说道,他不愿意别人知道夭夭是抱养的。

夭夭自己知道这件事后都伤心那么久,那阵子见到他都怯怯的,不像平日那样大方活泼,他知道她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心思敏感细腻,怕是会多想而自卑,如今在陆家这大宅中,他更不愿别人轻看她。

陆庭之点了点头,心中也没什么疑惑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